2021年4月19日

快孤破解下载链接

作者 admin

撩起手里临时折的简陋筷子,不顾丁五六夫妻的抗拒,肖雨栖强势的把自己碗里的六条小小老鸦腿,给五个孩子一人分了一条,特别的三蛋蛋,因着承诺,还多分了一只。

就这,她碗里的还都是精华,都是胸脯的肉。

所幸自己除了让对方炖老鸦汤外,还烤了狗腿,等大家喝完汤又把烤狗腿分了,一群人,除去昏迷的那个,大家终于是吃饱喝足了。

不过那还带着油光的老鸦骨头,特别是狗腿骨头,丁家夫妻居然舍不得仍,细细密密的啃完后,哪怕是肖雨栖自己啃的,他们也都仔细的捡起来拿碗装了。

心说等会熏肉的时候,他们再把这些骨头给烧了烤干磨成粉,等后头没了吃的,这些骨头粉子也是保命的好东西,这一幕看的肖雨栖咋舌,她又学会了一招有木有?

因着纪允喝下改良液昏迷不醒,也因着要把到手的肉都熏烤成肉干,他们在这个简陋的落脚地里又呆了三天,三天后纪允清醒了过来,他们才再次上路。

这一回出发,纪允强势的拒绝了再躺回那四不像上去,成为累赘被人拉着走了,哪怕身上的伤口仍旧未好,骨头仍旧在痛,纪允也坚持着自己走,顶多是让丁五六扶着前行罢了。

当然了,他倒是想让肖雨栖扶来着,只可惜,某人不配合呀。

这一走,又是五日。

这日他们在傍晚日落前,抵达了一个偏僻的城镇,这里虽不说跟曾经肖雨栖与纪允到落脚的沙田镇一般荒凉,却也没有什么人气。

想想也是,旱了这么久,当地的居民走的走,死的死,能坚持到现在的又有几人?

肖雨栖远远的看到前头的镇子时,发现有炊烟,忙就悄悄咪咪的派出了胖胖,前去镇子里查探,得到的结果是,那镇子里有一帮子人落脚,不过看着就不是好相与的,虽然说眼下是没发现那群人吃人,不过也不是善茬。

牛仔背带妹子眼神迷离清新动人

为了以防万一,肖雨栖决定谨慎对待,靠近被丁五六扶着走的纪允,指派开丁五六,她自己一手拉住纪允的胳膊绕在脖颈上,另一只手有力的扶住对方的腰。

正坚忍着伤痛,咬牙赶路的纪允,被突如其来的福利震的有些懵,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不过也心知小姑娘的性子,感受着腰间热乎乎的小手,纪允苦笑一声,主动吱声,“说吧,有什么事?”,这了然的态度,换得肖雨栖连连的赞赏眼神。

心说,这货真的挺聪明的说。

肖雨栖也不矫情了,怕引的老实头一家子的恐慌,自己忙凑近纪允耳侧,压低声音道:“刚才我让好朋友去前头那城镇打探去了,我家好朋友回来说……”。

三言两语的,肖雨栖就把胖胖打探到的结果,说与了纪允听。

纪允听后,目光朝着前方破败的城镇望去,眉头深锁,想了想道:“既然是这样,咱们就不方便进城去落脚了,今晚我们得找个远离那镇子的地方,远远的避开才成。”。

曾经因带着毛丫姐弟俩,小姑娘为了他们自己受累,悬崖上的那一幕,至今自己还历历在目呢,眼下还带着一家七口,外带他这个半残,纪允根本不愿小姑娘再冒险,忙就提议远远避开的方案。

肖雨栖一听,也觉得可行,点着头,“嗯,我也是这个意思,不然这样,我们再加快点速度,越过这里再往前去去,大不了摸黑赶一段路,总比跟人对上的强。”。

自己倒是不怕,只是自己带着的这些人嘛。

弱的弱,残的残,小的小,真跟胖胖嘴里那聚集在镇子里的百十号家伙对上,自己哪怕不憷,却也怕对方拿自己的人动手要挟。

两厢权衡下,她还是当缩头乌龟,避开来的明智些。

“好,都依你。”,纪允没有一点要反驳的意思,心里满意小姑娘的乖巧配合,只是再望着远方那城镇的目光,又再度暗了暗。

跟纪允商量定了后,肖雨栖忙着就要去跟刚刚被自己打发离开的丁五六夫妻说,结果才松开扶在某人腰间的手,她忽的就想到,这货身体还没好利索呢,腹部那道伤口很深,所以走的都磨磨蹭蹭。

身为一个合格的合作好伙伴,肖雨栖难得贴心了一下,“待会估计赶路急,不然你再去担架上躺着,我拉你?”。

反正负负打死不肯再躺的四不像,丁五六根本没舍得丢,被那老实头的夫妻俩当宝贝样,眼下正被满娘拉着,上头装着他们的家当,以及二妮儿跟三蛋蛋俩小娃呢。

肖雨栖嘴里这话看是商量的语气,其实吧,她是巴不得某人再去躺一躺,这样他们赶路的速度也能快一些。

当然,更深层的意识里,她其实还是挺想看看某人无助又吃瘪,却只能跟自己妥协的服软样子的。

嗯,用小机的话来说,自己大女人心态太重。

“不可能!”。

心里才嘀咕着呢,听到肖雨栖的话,纪允神色一正,非常俨定的坚决摇头,一点都不给某人留有幻想。

“呵呵呵,我这不是关心你么……”,看着某人的黑脸,肖雨栖投向,“好吧,好吧,你牛气,听你的,你开心就好!”。

就知道是这个结果的肖雨栖,无奈的耸耸肩,嘴里咕哝着,一副被某人打败了的表情,松开爪子,丢下‘可怜兮兮的残疾人’,撒丫子跑前头跟丁五六夫妻交代去了,徒留下表情一脸变幻莫测的纪允独自内伤。

既然计划商量好了,老实头丁五六夫妻那是啥话都没有,肖雨栖这位小恩人说什么,人家就是什么。

一行人拖家带口,脚步匆匆,远远的避开前方的城镇,加快脚步赶路继续往前去的时候,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发现了城镇,而城镇里聚拢在一起,明显是有组织,有领导的一群流民,或者是说是土匪,却也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看着他们一行九人远远消失的背影,窝在镇子口树林子里,荒草堆后头的俩瘦弱男人,眼里冒着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