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可以刷屏的豆奶抖音

作者 admin

战斗持续不到半小时,神机营便势如破竹地拿下了这个人口只有数百的鞑靼小部落,缴获战马上千匹,牛羊三千两百多头,出师初战告捷。

那些被俘虏的鞑靼老弱妇孺们,惊恐万状地蜷缩在一起,他们在和林这里放牧已经很多年了,一直只有他们的人跑去大明边境劫掠的份,哪料到有一天大明的军队也会出现在草原上杀戮他们的族人,抢劫他们的牛羊!

“哈咿呀,无所不能的昆仑山神啊,请您告诉奴婢,是不是变天了?明军的马蹄——竟然越过了长城,来到草原上杀戮抢掠您的子民!”部落中那名巫师像得了失心疯一样,高举着双手向西天凄厉地咆叫,而四周的鞑靼妇孺老弱一个个噤若寒蝉般匍匐于地。

戚景通瞪大眼睛道“他奶奶的,这老东西在鬼叫些什么?”

随军的翻译连忙把巫师的话翻译了一遍,谢二剑听完后哂笑道“看来鞑子真是安逸太久了!”

戚景通嘿嘿笑道“风水轮流转,鞑子的安乐日子也该到头了!”说完大步上前,一把将那名装神弄鬼巫师从俘虏群中提了起来。

“本人乃昆伦山神的仆从,恶魔,速速放开你罪恶的双手,否则昆伦山神的怒火将降临在你的头上!”巫师尖叫着大声威胁,可惜戚景通根本听不懂鞑靼语,就算听懂了也会嗤之以鼻,昆伦山神?关老子屁事!

戚景通老鹰抓小鸡般抓起巫师走出了人群之外,然后随手往地上一扔,手中腰刀寒光一闪,巫师的人头便滚了出去,最后还把带血的刀在巫师的衣服蹭了蹭,仿佛只是刚杀了一只鸡似的。

那些鞑靼妇孺见到她们平日当成神明一般尊崇的巫师竟被明军的将领杀鸡般杀了,顿时都惊得目瞪口呆,仿佛丢了魂一般。

戚景通冷冷地瞥了一众鞑靼俘虏一眼,这才收刀归鞘,还往巫师的尸体旁边吐了口浓痰,骂道“我呸,什么狗屁昆仑山神!顶个屁用!”

之前见到这巫师是个老头,神机营的悍卒才没下杀手,结果这老头自己作死,在哪鬼叫什么昆伦山神,戚景通发现这老头竟然在族人中很有号召力,这种隐患他自然不会放过,当场就把巫师给宰了,还顺势狠狠地践踏了一脚鞑子们的信仰。

半个小时后,两千名精选出来的神机营悍卒便整装待发了,清一色都是一人配双骑,他们将由谢二剑和戚景通两人率领,继续往北突进两百里,目标正是丰州川所在的板升城。

十分漂亮甜美女生白裙透视日系逆光写真

那里是丰州川大草原的腹地,鞑靼土默特部首领俺答的汗账就有那里,俺答的麾下有铁骑五六万之多,所以神机营此行无疑等于刀尖上跳舞,非常之危险,一着不慎就是军覆没的下场。

所以,此刻气氛相当凝重,神机营的悍卒们一个个屏息静气,等待着出发的命令下达,他们胯下的战马似乎也感受大战前的风雨欲来,马蹄不安地刨着地。

王林儿神情严肃地叮嘱道“小谢,老戚,此行非同小可,切忌贪功冒进。记住大人的话,事不为便不违,无论成功与否,一击之下立即远循。我们会在这里等你们一天,明日这个时候,你们要是还没赶到,我们将启程先行南归。切记切记!”

戚景通拍着胸口保证道“放心,我们肯定会及时赶回的,老王你就等着咱们的好消息吧!”

王林儿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了,小谢,尽量把弟兄们都安带回来!”

谢二剑难得郑重地道“会的,一个都不能少!”

王林儿铮的拔出了腰刀,往着北边一指,瞠目厉声喝道“神机营,万胜!”

此时已经是下午,凛烈的西风吹得神机营的战旗和一众悍卒的鸳鸯战袄猎猎作响。

“风萧萧兮,逆水寒,不破楼兰终不还,弟兄们,出击!”戚景通那货举枪大喝,两句胡乱拼凑的诗句更是狗屁不通,不过,大家都没啥文化,听着提神就行,管他呢!

“风萧萧兮,逆水寒,不破楼兰终不还,出击!”两千名悍卒齐声大喝,正是豪情勃发直上干云霄。

驾……

谢二剑一马当先,像离弦的箭般飙了出去,两千名神机营悍卒,四千匹坐骑卷起漫天草屑扬尘,迎着那猎猎西风往北驰去。

…………

谢三枪和皮十一等人被赶下黑台山了,不过却毫发无损。大难不死的大伢不禁又惊又喜,出了寨门后便连滚带爬地往山下跑,生恐黑台山的马贼会反悔似的。

蔡英俊的一家三口并没有跟着下山,这一路逃命,险死还生,他们已经累坏了,更何况还带着一名刚满周岁的婴孩,所以薛冰馨留下他们在山寨休息几日。

众人下到了黑台山脚,确认黑台山的马贼不会再追来后,大伢那货才松了口气,放慢脚步,往山上指指点点地骂道“真是好心没好报,好柴烧烂灶啊,日你们大爷的,马贼就是马贼,没一个好人,官府怎么不出兵把黑台山上这群该杀千刀的马贼给灭了呢!”

谢三枪正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把火儿的事告知姐夫,听到大伢在那喋喋不休地鸹噪,不由怒道“闭嘴!”

“哎哟,谢老四,这次都怪你多管闲事,老子的生意也给你搞砸,你现在还敢对老子发火?”大伢叉着腰恶狠狠地骂道。

谢三枪扬起沙锅大的拳头狞笑道“小爷拳头比你大,为什么不敢?再啰嗦一句试试!”

大伢顿时变了面色,这货虽然是块油盐不进的滚刀肉,但在谢三枪面前还真的不敢狂,毕竟这位杀起鞑子来连眼都不眨一下,红刀子进白刀子出,大伢想想都发怵,所以这货秒怂了,嘟嚷了一句便继续赶路!

光头矬子李五六一声不哼一跟在大伢后面,走了一段,大伢那货又忍不住问“三枪兄弟,你说为什么那三娘子会放了咱们?你那幅画像哪来的?对了,你觉不觉得那个叫火儿的小鬼有点像十叔?”

谢三枪不由面色一沉,同时暗暗警惕,就大伢这种大嘴巴货色,一旦知道姐夫和薛冰馨的关系,说不准很快就传得街知巷问了,于是撇嘴道“什么眼神,哪里像了?”

“不像么?我倒是觉得越看越像,要说是十叔亲生的我都信!”大伢挠了挠头道。

谢三枪飞起一脚便把大伢踹出了几米,后者惨叫一声,爬起来后倒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了,讪讪地陪笑道“我就开个玩笑而已!”

谢三枪怒道“这种玩笑是随便开的吗,要是我姐听到非抽死你!”

“呵呵,婶娘才不会这么小气呢……别别,不说了,不说了总行了吧!”大伢那货见到谢三枪又作势欲踹,吓得连忙跑了开去。

光头矬子李五六的眼底却是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