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抖音上卖骚的女生id国抖音

作者 admin

康昌明,几乎是原路返回了偷车的地方,之所以是几乎,因为他走的都是刚刚路线的临街。将车子差不多原样停好,头也不回的再次朝着玉琼街走去……

话说赵德彪和白丰台两人,抬着“肉票”很快就来到了三楼,找到了三零三后,用力一推,果然,这个门是虚掩着的,先不用管门,合力先把人抬进去,而后赵德彪很快的返回,这才锁上了门,复又走进了屋内。

白丰台将地上已经被侦查小组准备好的绳子,捡起来。开始不停的将肉票和一张实木椅子绑紧。绕来绕去,麻花扣,十字扣,交叉扣。双手双脚,还有脖子上,都绑了一道。只不过脖子上的要松一些,万一在勒死就不好了。最后拿过一些破布给他塞在了嘴里,外面再用一截稍短的绳子,口嚼子一般给他绑在了脑后。如此一来,这小子就算是醒过来也没法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用鼻子哼哼了。

赵德彪在屋内来回转悠了两圈,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床角上,道“这屋子选的不错,我看了眼窗台,斜对面就是日本领事馆,不过望远镜呢?这帮小子是不是忘了放了?我转悠了两圈怎么没看见呢?”

白丰台从绑着肉票的椅子下面,把望远镜拿了出来,扔了过去,道“这呢,我一进来就看见了。”

赵德彪伸手接住,笑道“嚓,你绑着这小子的时候,挡着呢!我可不看不见嘛。我来观察,你先把他弄醒吧,提前让他明白明白,省的到时候在不配合。”

说完话,赵德彪来到了窗口,将窗帘微微打开一角,让望远镜隐藏在帘子中,朝着日本领事馆望去。别看是黑天,但是距离本就不算太远,所以看得还是比较清楚的,再加上日本领事馆门前有一盏灯,那看的就更清晰了。

白丰台闻言左右看了看,没找到什么和手的东西,出了卧室门,到了厨房,终于找到了一个破瓢,左右都掉了一块,不过还是剩了一定的弧形是能够装水的。于是他抄起了破瓢,接了点水走了回来,挥手就把小半瓢水扬在了对方的脸上。

被冷水一激,这小子用鼻孔猛地抽了一口气,仿佛在水里刚刚钻出水面一样,想要来回晃荡脑袋找寻空气一般。

结果他这么一挣扎发现自己完动不了,心中发慌,努力一睁眼,过了两三秒钟才反应了过来。可是下一刻他就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好像更加糟糕。

自己应该是在一间屋子里,没有开灯有点黑。但依旧能够看见周边的情况,最让他心生忌惮的就是在他侧前方有一个汉子,正在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想起身,但是手脚身上,传来了束缚感,登时明白,自己被人绑架了。

“嗯!哼!!……”白丰台看着对方明白了状况,用力张着眼睛用鼻子不住的哼出了声音。于是用破瓢边缘凸出的一个茬子,在他的喉咙上来回摩擦了两下,沉声道“你现在的处境很不妙,因为我随时能要你的命。明白了就轻轻哼一声!”

清新皆是诗

“嗯!”肉票登时哼了一声。白丰台听罢点了点头,道“很好,接下来我会把你嘴上的东西拿掉,如果你喊叫,我会让你尝尝钝刀割肉的感觉,明白了吗?如果答应配合,你再哼一声!”

“嗯!”肉票哼了一声,想点头强调一下,结果忘了脖子也被绑住,所以这一下让他非常难受,不过他忍着,没有哼出第二声,生怕对方在领会错误。

“哼哼。”见了对方答应,白丰台冷笑一声,道“很好。你要记住答应我的话,因为我真的不建议你尝试钝刀子割肉的感觉。”说着轻轻的再次用破瓢上的茬子,在对方的脖子上拖动了两次,让其感受一下。这才放下了破瓢,伸手将后脑的绑绳松开,又把对方嘴里的破布拽了下来。

未知的,才是最让人恐惧的。因此这小子只是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粗气,立刻就打了个激灵,因为他感觉头顶有冷气轻轻的吹过来,就仿佛是一个人在他头顶在喘气一样。但由于他头部依旧不能动,因此根本无法求证。

紧跟着,他感觉自己的左侧脸上,被人轻轻蹭了一下,有点凉,一个声音接着响起,道“好好配合。否则你会失去你身体的一部分,然后慢慢才会死去。这一点也不值得。可你若是配合的好,肯定会平安无事,明白吗?”

是赵德彪,他觉得自己也得配合一下才行,所以才会如此,不过他说完了这句话,就又无声的回到了窗口,开始朝领事馆的方向望去。

肉票咽了口吐沫,道“明白!明白!都是江湖上的兄弟,规矩我懂。”

白丰台听了后,再次抄起了破瓢,问道“怎么称呼啊?”

肉票明显一愣,因为他还以为是自己以前得罪过的人,要知道自己跟着两个商会的会长,以前可是挺霸道的,自己当了对方的保镖后,也没少干过一些霸陵弱小等事。不过听对方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登时感觉事情好似没那么简单。不过现在自己的命被别人攥在手里,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小的武季斌。”

“嗯。”白丰台,道“武季斌,你怎么不在会长家干了呢?”

“啊?”武季斌心道“对方这是盯上自己了,要不然怎么会连这个都知道。”于是答道“好汉手段高明,连今天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不过……这也算是正常,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就剩下了孤儿寡母的,哪里还用雇佣这么多保镖啊?长期如此,难免闲言碎语。当然,我猜测应该是这么回事。另外主人家在男人死了后,在守灵的时候,就表示过要回老家,不在上海了。估摸着再过一段时间,家里的佣人啊,保镖护院什么的,就会一点点的都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