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下载搜狐视频app下载

作者 admin

在太后酱骨头那,那个给我们上菜的服务员就是个秃头。

我那个时候就想起来了。

这修行到元神出窍程度的人,也都有一个特点。

那就是头顶上必然有一处头皮,寸草不生。

为什么?

因为元神出窍,必须是从头顶出。

没有头发,才能顺畅。

之前看见的那几个秃头,要么是秃,要么是斑秃——可都是被迫秃,只有这个是主动秃,不是他是谁。

程星河有点半信半疑:“不过,都成了仙了,还在这破地方让流氓欺负,他图什么?”

人各有志,问问就知道了。

而且,千眼玄武说我跟他是老相识?

在什么地方相识的呢?一点印象也没有,真龙骨也没什么反应。

清纯大长腿少女午后可人私房照

我进了屋,斑秃一看来人了,连忙招呼着让我随便看,我摇摇头:“我不是来看东西的。”

斑秃一愣:“那你是……”

“是来找你的,”我对他一笑:“您是万盆仙吧?”

斑秃眨巴了眨巴眼睛,露出了一个茫然失措的表情:“谁?”

老亓忍不住低声说道:“你不会认错人了吧?”

斑秃跟着应声:“是啊,这位爷您肯定认错人了。”

我盯着他:“我是来找你帮忙,长真龙骨的——你认识我。”

斑秃细细端详了我半天,把手摇的跟电扇似得:“您真弄错了,什么万盆百盆的——您要买瓷盆,我这还真有几个,其他我是真不知道!”

没想到,好不容易找来,他不认。

谁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我一寻思,就说道:“可能真是我找错了。”

斑秃瞬间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嗳!”

可他话没说完,我就指着旁边说道:“我这几天先住在这,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上那找我。”

那地方有老亓的店面。

斑秃的眼神凝固了一下:“不会不会,我从来不给人添麻烦。”

“话别说这么早。”

我摆了摆手就出来了。。

老亓有些失望:“就这?你问他还问不出来,等他主动找你,不就更难了吗?”

“你放心吧。”我答道:“那位万盆仙人中一股子黑气往上冒,人中主寿,祸起人中,肯定是性命之忧,那个色气来的很急,三天之内必发,除了去找我,他没别的选择。”

老亓还有点担心,白藿香说道:“放心吧,他不会弄错。”

“为什么?这人非圣贤……”

“就为,他是李北斗。”

白藿香一向,比相信自己还相信我。

看来那位万盆仙,是要大隐于市啊。

到了老亓的店面,那是崇庆堂一个分店,伙计很热情的招待我们,泡上了一壶滚烫的金骏眉:“您上九斛轩找那个怪人去了?碰了一鼻子灰吧?”

“你跟那个怪人很熟?”

伙计点了点头:“他在龙凤桥,也算有这么一号。”

是出了名的怪。

跟老亓说的一样,这人除了从来不跟人交往,还有几个怪处。

一来,他一直孤身一人,没人见他出过店门——可他一直没饿死。

二来,初一十五必定关门。

三来,一到了夜里,鬼市开始在外面摆摊,他那紧锁的门里,老能听见东西碰撞的声音,还有说话的动静,简直觥筹交错,跟个晚宴一样。

有好事儿的去听墙根,听清楚了,让人毛骨悚然,那声音不停不休,叫着许多人的名字,可只有他自己的声音。

你想,大半夜,一个人在院子里搬东西,自言自语,叫谁不瘆得慌——他跟谁说话呢?

有人传言,他八成被妖邪迷了心窍,说不定早就是个行尸走肉了,外带他从不跟外人交往,天天是个与世隔绝疑神疑鬼的样子,谁跟他说话都不会舒服,所以谁也不肯跟他说话。

人怪,打扮怪,说话怪,总觉得,不怎么吉利。

“我们都觉得,他八成有社交恐惧症,可得了这种病,干嘛还要开门做生意?反正没人弄得懂。”

弄得懂,就不是怪人了。

程星河大大咧咧喝茶:“猜也别猜了,咱们今儿就去听听,看看怎么个怪法。”

伙计一听我们确实对斑秃感兴趣,脸都白了:“您真去趟这个雷?跟他扯关系,犯不上啊!”

程星河摆了摆手:“爷天生就是个勇者,就爱玩大冒险。”

现在也没别的事儿了,就等着吧。

等着的功夫——不如做个预知梦。

盘腿靠在了大椅子上,我闭上了眼睛。

我也有点感兴趣,这个万盆仙一身谜团,到底是怎么来的。

面前开始逐渐有了色彩。

这是一个很深的庭院。

庭院很雅致,到处都是绿色,可这个时候,我就听见窗户根下一声巨响。

“咣!”

里面一声惨叫。

我立马奔着里面就过去了,见到斑秃倒在了地上,身体似乎僵硬了——还保持着打坐的姿势。

死了?

一个东西落在了他脑袋旁边。

显然,是凶器。

我追过去一看,看清楚了这个凶气是什么,顿时就愣住了。

“啪”的一声响,外面像是有人在放炮。

我睁开了眼睛。

天已经黑了,程星河他们在门口伸着脖子往外看,程狗还抓着一把瓜子,看上去津津有味的。

这个场景,简直跟过年的时候看外面舞龙舞狮似得。

我立马追过去了:“出什么事儿了?”

程星河立马给了我半把瓜子:“要说你是个李柯南,真是一点错没有——到哪儿哪儿倒霉,你咒那个斑秃的,已经成真了。”

我看清楚了,也是一愣。

不少人围在了斑秃的九斛轩门口,冲着里面就叫骂:“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一清二楚!”

“邪魔外道,光知道害人——滚出龙凤桥!”

那些人都是本地的商户,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恨不得要把斑秃给杀了。

斑秃似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人都傻了,光知道摇手:“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

我立马问道:“这些人,都撞邪了?”

老亓转脸盯着我:“你怎么知道?”

简单,那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浅黑色的气。

这是凶邪之气,跟厉鬼或者残虐的灵物有关。

果然,其中一个人穿着个小猪佩奇的粉色裤衩,就在大街上哆嗦,我心说这人大晚上不睡觉耍牛忙还是怎么着,那也不该穿这种花色。

那人脸白如纸,指着门脸就哆嗦着:“鬼,有鬼……”

原来那人也是个店老板,专营玉器,今天睡觉早,迷迷糊糊的,就觉得有点冷,一睁眼,看见屋里出现了一个女人,正在对着他吹气。

那个女人披着长头发,看不见脸,穿着一身白,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白布,吹的气冰凉冰凉的,绝对不是活人能吹出来的!

这把那佩奇老板给吓的,当时就想叫唤出来,可没成想,却怎么也叫唤不出来,身上只要是被那个女的吹过的地方,就跟被石头压了似得,根本就动不了。

而那个女的从脚到头,给他吹完了之后,就伸手摸他,那手指甲又长又弯,还染着凤仙花汁水,佩奇老板的心脏都快吓出来了,没成想这个时候,佩奇老板来了电话,他经常倒腾古董,手机铃是鸡叫——电话那么一响,那女的一下就不见了。

他出来一喊,大家当然都不相信,认定他做恶梦了出来现眼,其他几个老板就笑,说看你熊的,这有啥好怕,不是天降艳福吗?

还有人跟着凑热闹,说就是,只要胆子大,贞子放产假。

佩奇老板呸了一声,说你试试!

几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老板互相一对眼,嬉笑着说你让她来找我们!

个别老板还算比较善良,就问是不是佩奇老板得罪人了,人家吓唬他啊?

佩奇老板一听,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指着九斛轩就说——好像那个女的,是进了斑秃家门了。

他这么一说,有几个老板一下也站出来了:“我们也看见了!”

原来,撞邪的不光佩奇老板一个,剩下的也碰上了,但是嫌丢人没好意思说,一听佩奇老板出来牵头,站出来了。

他们认定了九斛轩斑秃半夜弄的是歪门邪道,就是要害人的,这不是一起上门维权,非要九斛轩老板出来给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