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日

草莓丝瓜下载在线观看

作者 admin

“薛哥,快走吧,护工等会儿就醒过来了……”林宁哀求他,目光不断探向沙发那边,觉得奇怪。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算小,但是护工没有醒来的迹象,好像睡死了一样。

“她被我迷晕了。”薛浪打开床头的灯,灯光散漫下来,迷了林宁的眼睛。

他坐在床边,看着她苍白的脸蛋,没有半分怜惜的意思。

林宁紧张地揪起床单。

薛浪阴冷的目光从她的脸蛋一直往下挪,定格在肚子那里。

林宁才意识到,想要拿被子遮住肚子。

薛浪目光阴恻恻的,“林宁,居然敢伤害我的孩子!”

林宁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薛哥,我不是故意的,都怪阮白,孩子是阮白给害没的。”

薛浪伸手,覆上她的肚子。

隔着医院的病患服,林宁还是感觉到他手中的寒冰,感觉像是身处在冰窟里一样。

她哆嗦了一下,又解释道:“真的不关我事,薛哥,这一切都是阮白设计好的。”

昏暗灯光下娇艳欲放的花朵儿

薛浪一把握住她的下巴,“林宁,是怎么样的人,我还不了解吗?”

林宁吃疼,本来就苍白的脸蛋瞬间呈现一种青紫色,“薛哥,我没有……”

“阮白今天被人绑架,设计的吧?”薛浪吐出疑问,语气却是肯定,他虽然在过着逃亡生活,但是林宁那点小心思,他没有忽视。

林宁身体抖了抖,还是想继续隐瞒他,“薛哥,要真的是我做的,我会保不住孩子吗?”

薛浪眯着眼睛,思量着她说的话。

林宁见状,手握住他的手,可怜兮兮地乞求,“薛哥,一定要为我们的孩子报仇。”

薛浪挑眉,反握住她的手,紧紧捏着,“要我怎么报仇?”

“我……”林宁张嘴,却说不下去。

要怎么报仇?那肯定就是让阮白死,但是阮白已经落入那个人的手上。

她现在只希望薛浪也落入那个人的手上。

薛浪无情地抽出手,“是想让我把阮白杀了,对吗?那告诉我,阮白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林宁垂下眼眸,的确不知道阮白被带去哪里了,她也不敢说与夏清荷的事情。

若是薛浪知道她因为合作的事情让孩子出现了意外状况,一定会杀了自己的!

薛浪忽然轻笑一声,声音传入林宁的耳朵里,却惹起了一阵毛骨悚然。

“林宁,不说,我自然也会调查清楚找到那个人,能把阮白带走却没留下一点痕迹的人,自然不是个普通的人物,也没机会认识这种人,背后,还有什么人帮吧。”

他倒是看得透通,林宁浑身上下抑制不住的抖动。

“以为什么都不说就一点事也没有了?听说孩子有问题,是吗?为什么会有问题!”薛浪跟她计较起来。

孩子没了,他自然很生气,但是得知孩子在母体的时候就有问题,他便更加愤怒。

如果说流掉是意外,但是孩子有问题,那就不是意外,林宁么可能不知道。

“医生说了,跟怀孕的前期生活习惯有关系,薛哥,那段时间一直逃亡在外,我挺担心的,吃不好睡不好的,所以孩子就有了问题,可是,我想那是跟我的孩子,所以我想可能是误诊,无论如何,我都要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林宁极度害怕下,还能撒起谎。

反正医院不会公开曾经有个有问题的医生在这边工作,也不会公开医生兜售假药的事情,所以她撒谎,薛浪也不会调查到什么。

薛浪看着她假惺惺的演技,冷哼一声,“原来这么想要跟我生孩子,我成全。”

“薛哥?”林宁原本以为他会体谅,没想到却是说出这种话来,她抬头,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薛浪。

“现在我不碰。”薛浪厌恶地看着她苍白的脸,那张小脸,还带着恐惧,他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等康复出院后,就跟我走。”

“我……”林宁想要拒绝,但是握住下巴的手越来越紧,林宁的肚子在疼,下巴更疼。

“想拒绝?”薛浪的眼眸闪出杀意,也不顾她会吃疼,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

“我……我会跟走的。”林宁疼得眼泪都溢了出来,再也不敢表现出自己的不愿意。

薛浪松开手,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的时候,他往病房门口走去,离开之前留下一句话,“林宁,这辈子都是属于我薛浪的,孩子,也只能生我的!”

说完,病房门打开,又关上。

薛浪已经离开了病房。

林宁坐在病床上,因为恐惧,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

她抱着自己,头忍不住埋入膝盖之中,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但是却没想到,一切的计划都被打破了。

她两头不到岸,甚至还要遭受薛浪的要挟……

林宁紧紧握住拳头,痛苦又压抑地嘶吼了一声,“啊!”

她的病房靠近护士站,护士听到传来的声音,立刻跑进来,问道:“怎么了?”

林宁见护士慌乱的模样,擦干了眼泪,指着沙发上的护工说道:“看看她是不是死了,我怎么也叫不醒。”

虽然薛浪说自己没对护工做什么,但是刚才的叫声能惊动护士,沙发上的护工却一点反应也没,她有些担心害怕。

护士走过去,看着一动不动的护工,又看到她胸口的起伏,说道:“不应该啊,怎么睡得那么沉?”

做护工的,肯定不能睡得沉,不然病人晚上有什么需求,他们都不能及时顾到。

林宁心里烦乱,把气全撒到护士跟护工身上,“们医院的护工就是这样?我请她来是让她睡觉的吗?”

护士心里也郁闷,摇了摇护工,“喂,起床了。”

护工没有半分反应。

护士把手探到护工的鼻翼下,还有鼻息,就是醒不来,好像被迷晕了一样。

林宁见她的动作,知道薛浪没有撒谎,他只是迷晕了护工,没有动手,于是松了一口气。

“罢了,让她睡吧,明天再说。”她说道。

她的态度转变让护士有些意外,于是点了点头,任由护工呼呼大睡,自己则是退了出去。

病房门重新被关上,林宁也把床头的灯关掉,黑夜笼罩着病房,她转头,想要下床,肚子的闷痛却让她不得不重新趴在病床上。

她没能使上一点力气,无奈之下,只好放弃。